歡迎瀏覽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首屏 > 深度觀察  返回

煤電深陷“缺錢”困境

作者:趙紫原 來源:中國能源報 發布時間:2020-01-25 瀏覽:
分享到:

國家能源局西北監管局近日發布《2019年寧夏部分燃煤發電企業生產經營現狀的調研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顯示,2019年1至11月,寧夏10家煤電廠營收總額145.51億元,利潤總額-4.98億元。

同時,因企業連年虧損,缺乏金融機構認可的盈利預期,償還債務能力大幅削弱,金融機構對煤電企業信貸實施了嚴格的信貸管控措施;個別企業甚至出現金融機構不再發放新增貸款的情況,只能依靠股東增加注資維持企業運轉。

記者調查得知,寧夏并非孤例,資產負債率偏高、現金流緊張已成為煤電行業兩大“頑疾”,隨之而來的是,融資難度加大、資金鏈斷裂風險攀升。

負債率普遍偏高

岌岌可危的現金流,令煤電企業叫苦不迭。

“我們現在欠的購煤款已超兩億元,賬面流動資金只剩一、兩千萬元了。這已經是省內境遇最好的火電廠了?!蔽鞑磕郴痣姀S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2018年10月,鄭州煤電發布公告,擬融資30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償還有息債務。短短兩個月后,鄭州煤電再發公告,其控股股東鄭煤集團質押8500萬股用于融資補充流動資金,鄭煤集團已累計質押股份2.85億股,占其持股總數的43.98%,占公司總股本的28.07%。

現金流告急,煤電企業想方設法融資,導致債臺高筑。

西北能監局2019年6月發布的監管報告顯示,青?;痣娖髽I資產負債率接近90%,且處于連年虧損困境;2018年,甘肅統調19家煤電企業中4家資產負債率高于200%,8家累計虧損超過10億元;上述《報告》也顯示,寧夏10家煤電廠平均負債率79.75%;山西電力行業協會2017年發布的《關于對省調火電企業給予政策支持的建議》指出,2017年1-8月,山西省火電企業虧損面達88%,平均負債率高達81.9%,最高已達636%。

華北電力大學課題組去年在一份名為《煤電供給側改革金融政策研究》(以下簡稱《研究》)的報告中指出,通過收集各類工業上市企業資產負債表發現,煤電行業的資產負債率普遍偏高,信貸風險偏大。

多因素致現金流趨緊

煤電企業現金流緣何如此緊張?

上述《報告》指出,受寧夏工業產業結構影響,煤電企業收到的電費收入中“承兌匯票”比例長期居高不下,占比約60%。企業為維持現金流,采用貼息方式將部分承兌匯票提前兌付。寧夏各煤電企業每年都需支付少則數十萬、多則上千萬的貼現利息。

何為“承兌匯票”?

“相當于今年花明年的錢,就像透支信用卡?!蹦碂犭娖髽I負責人告訴記者:“電網公司和發電企業結算電費普遍使用‘承兌匯票’,假設電廠今年1月1日收到1億元承兌匯票,拿到現金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在銀行放一年,2021年全額提出1億元;另一種是支付銀行約6個點的利率提前取出?,F在買煤都要現金,如果企業急用錢,只能白白損失500多萬元。此外,部分地區超低排放電價并未落實,環保投入沒體現在電價里?!?

為何使用承兌匯票作為結算方式?上述負責人表示:“電網企業透露,一些效益不太好的大型工商業用戶用這種方式支付電費,作為下游企業,電網企業自然轉嫁給發電企業?!?

該負責人認為,根本原因在于煤電邊際效益太低?!?015年新一輪電改推進,全面競價時代拉開大幕,疊加一般工商業降電價、高價煤低價電‘兩頭擠壓’,煤電盈利能力大幅下降,現金流自然緊張?!?

此外,固定支出,比如銀行貸款,使“拮據”的現金流更加“捉襟見肘”?!凹僭O建一家煤電廠需投30億元,按照相應比例母公司出資20%控股。作為獨立法人機構,剩下的24億要電廠自己想辦法,還有設備折舊。那么,銀行貸款也好,融資也好,地方企業參股也好,這筆錢都要定期還銀行,電廠現金流因此更緊張?!鄙綎|某煤電廠相關負責人坦言。

直接融資難度大

上述《研究》指出,煤電企業主要有兩種融資渠道:一種是以股票、債券為主的直接融資;一種是以金融機構為媒介的間接融資,包括銀行信貸、委托貸款、融資租賃等,煤電企業主要以間接融資為主,占84.5%。

“就間接融資而言,銀行信貸已越來越難,銀行評估企業經營狀況和負債率,負債率過百獲得貸款的可能性很小。蘭州西固熱電負債率高達269%,被列入國資委掛牌督導‘僵尸企業’名單,大唐甘谷電廠、連城電廠‘熬’不住相繼破產清算?!?上述熱電廠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

該負責人指出:“目前比較常見的方法是委托上級集團財務公司做流貸,利率相對較低。說白了就是‘拆了東墻補西墻’?!?

這一說法得到了山西某商業銀行信貸科人士的證實:“近年來,火電企業虧損嚴重,貸款數額逐年增加、資產負債率直線上升、信譽評級逐漸下降,銀行開始改變信貸政策,對煤電項目審慎發放貸款?!?

隨著環保壓力加大,以及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全球金融機構從煤電領域撤資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2019年5月,新加坡、日本等亞洲四家主要金融機構宣布限制煤電融資;同年10月,聯合國氣候大會上,非洲發展銀行總裁阿德希納發表聲明:“非洲發展銀行將不再為煤電項目提供融資”。今年1月14日,管理規模約7萬億美元的資管巨頭貝萊德在致全球CEO的信中表示:“2020年主動投資將全面撤出動力煤”。

關鍵字:煤電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5913183.live

相關報道

他们代购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