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瀏覽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電力現貨市場  返回

增量配網業務,你拿什么與電網企業競爭?

作者:中國儲能網新聞中心 來源:智見能源 發布時間:2020-01-20 瀏覽:
分享到:

導語:兩大電網公司的規模是多少年發展與積累的結果?大家談到的電網公司強勢,這個強勢與任性的背后有一個萬億級的現金流在做支撐,而且正是這個現金流,支撐起了電網的發展創新與服務品質。自然壟斷形成的資源及資金沉淀,不是一個增量配電網項目公司能夠與之匹敵的。

縱觀我國四十年的改革歷程,不論是哪一場哪一個階段的改革,是什么形式的改革,都離不開“投資”這一駕有力的馬車,當然,中國的電力體制與增量配電網的改革亦應不會例外。2015年中發9號文,中共中央的電力體制改革旨在讓社會資本公平的參與到配電網的投資建設,通過改革來激發市場的活力,釋放電力體制的巨大紅利,是這一輪改革總設計師的“初心”。

一、關于收益及其合理性。

投資就要解決收益的問題。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曾經提出,“主觀為自己、客觀為他人”,這里面包含著一個深刻的市場哲理與資本天性,市場與資本都是逐利的,沒有客觀的利益存在,就不會有主觀的利益驅動。市場化的投資,用市場去配置資源,用改革改倒逼價電價形成機制,理順投資與收益的關系。我們回過頭看,當年的“集資辦電”,背后有巨大的市場需求,客觀上為電力用戶解決了電力供應問題,平衡了負荷與電量,但在主觀上,是投資者的有利可圖,讓資本找到了出路,大家盆滿缽滿。后來“廠網分開”,電力需求隨著經濟增長是長期穩定的需求,發電集團在市場的驅動下,在國家政策及地方政府的推動下,進行了大量的電源點投資,市場也是積極的,投資的慣性,終于把發電裝機干到了20億千瓦,發電集團與電網公司,皆大歡喜。近年來,新能源方興未艾,也在印證亞當斯密的這句話,市場的利益驅動,國家的政策引導及補貼,只要有利益的驅動,沒有干不成的事業。

社會資本投資增量配電網,從第一批試點的業主確定到第五批試點申報,歷時四載有余,電網公司也從當初的“守土有責”到了今天開放心態、積極配合。然而,參與市場投資者的態度卻從改革之初的群情激昂,搖旗吶喊,躍躍欲試,到了今天審慎與遲疑。這些社會資本中,可也不乏資金雄厚的國家隊與優質的上市公司資源。何至于此?

在已經公布的《關于制定地方電網和增量配電價格的指導意見》中,對增量配電網的用戶電價價格為“上網電價+省級輸配電價+配電價格+基金及交叉補貼”,同時規定用戶終端價格不能高于直接接入本級電壓等級的價格。上網電價,輸配電價,基金及補貼都已經劃定,那配電價格的空間又將何在?投資業主及資本的投資收益能否保證?誰來保證資產的保值增值?帶有壟斷性質的,公共基礎服務中“準許成本+合理收益”是基本的定價原則。

如果我們說輸配電價的核定很“奇葩”,將來的增量配電網價格的準許成本也會讓你糾結,誰會是既得利益者?合理收益要完全剔除由于輔業的大量滋生導致的利益轉移,它的核算基準是什么?以基礎投資的成本還是未來的銷售收入?這里面卻又有很多的不確定性??梢粤弦?,未來的增量配電網投資主體,也會有今天兩大電網面臨的主輔分離的管理和監督相同的境況。

二、關于現金流與邊際成本。

資本還關注一個現金流的問題。這個問題分解一下就是:增量配電網在現有的法律及政策背景下,前期對基礎設施的大量投入,未來產生的運營現金流能否支撐公司的運營?未來收入的增長是否可期?公司未來現金流的折現就是項目公司現有的估值,有沒有可靠的現金流保證且是持續的增長是資本最關心的指標之一。大家可能都會想,搞增量配電網去賣電怎么可能不掙錢呢?兩大電網公司不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們可以清晰的認識到:增量配電網的試點項目,大多位于新設的產業園、工業區、高新區等?!巴姟睘楫a業園“多通一平”的基礎工作之一,出于招商引資需要,電網建設需先于產業發展。根據產業園發展規律,理論上,園區的用電需求為“先低后高”。因此,社會資本在新設產業園內投資增量配電網,前期投資的現金流出巨大,運營前期的售電量較低,現金流入較少。預計多數增量配電網項目的前期營業收入會低于付現成本,項目公司償債備付率會低于1.0,由此,項目公司就是“短債長投”。另外,理論上,新建產業園的用電需求為“先低后高”。但是,這僅是理論上的判斷,后期用電量能否達到預期,項目公司無法通過市場手段獲得保證。如果政府不提供最小需求量保證(保證擔保),以及其他增信措施,則無法實施以收益權質押為特征的項目融資。融資渠道窄、融資成本高、融資期限有限,配電網底層資產大概率無法平衡融資成本,另外,投資的機會成本亦較大。

回過頭來看,兩大電網公司的規模是多少年發展與積累的結果?大家談到的電網公司強勢,這個強勢與任性的背后有一個萬億級的現金流在做支撐,而且正是這個現金流,支撐起了電網的發展創新與服務品質。自然壟斷形成的資源及資金沉淀,不是一個增量配電網項目公司能夠與之匹敵的。

邊際成本是你的資本無法與電網企業相提并論的不爭事實。電網企業通過多年的發展,存在一個供電邊際成本的問題。社會資本在增量配電網的前期投入與產出,相比兩大電網公司,在成本上是沒有任何競爭力的。

電網企業干一個增量配電網,從建設到運營的輕松程度與社會相比,那是萬事俱備,連東風都不欠。社會資本要干成一個增量配電網項目,難度與成本在此不贅。

三、不忘初心,重溫《中發(2015)9號文》。

新電改的總體目標是通過改革,建立健全電力行業“有法可依、政企分開、主體規范、交易公平、價格合理、監管有效”的市場體制,努力降低電力成本、理順價格形成機制,逐步打破壟斷、有序放開競爭性業務,實現供應多元化,調整產業結構,提升技術水平、控制能源消費總量,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提高安全可靠性,促進公平競爭、促進節能環保。

9號文按照“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體制架構設計,主要內容可以概括為“三放開、一獨立、三加強”,即:有序放開輸配以外的競爭性環節電價,有序向社會資本開放配售電業務,有序放開公益性和調節性以外的發用電計劃;推進交易機構相對獨立,規范運行;強化政府監管,強化電力統籌規劃,強化電力安全高效運行和可靠供應。

增量配電業務的試點本是對“放開兩頭”的主旨精神的踐行,走過這些年來看,改革命運多舛,究其根本,還是參與競爭的主體身份不對稱,缺少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中間與兩頭的模糊界線,在增量配電業務上,你拿什么去與電網企業競爭?

2020年1月18日星期六

關鍵字:增量配電業務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5913183.live

相關報道

他们代购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