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瀏覽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電力現貨市場  返回

巴西電力市場交易機制研究及對中國的啟示

作者:朱永娟 陳挺 來源:中國電力 發布時間:2020-06-16 瀏覽:
分享到:

電力交易是電力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電力市場運行的核心。截至目前,中國電力市場建設仍處于起步階段,各省交易中心成立時間不長,交易機制尚未完全建立,而巴西作為金磚國家之一,與中國發展有著高度的相似性,電力工業的發展軌跡也有很多相似之處,電力市場迅速建立并高效運轉,對當前中國尚在起步的電力市場建設很有借鑒意義。分別從監管方、參與方、市場機制、交易市場類別、配套措施等方面研究巴西運行多年的電力市場交易機制,總結其運行經驗,分析巴西電力市場交易機制與中國電力市場交易異同點,以及在中國的適應性,最后提出有益于建設中國電力市場的經驗啟示。

關鍵詞:電力交易;電力市場;交易結算;電力體制改革

0 引言

2015 年,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 電 力 體 制 改 革 的 若 干 意 見 ( 中 發 〔 2015〕9 號)文》提出了理順電力輸配價格關系、大力推動電力交易市場建設的明確要求,拉開了新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的序幕。新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以構建全新的市場化交易為重點,以“放開兩頭、監管中間”為主要舉措,深化改革促進電力工業效率與效益的提升。電力交易機制是電力市場的核心,決定了電力市場的運行規則、交易價格以及清算結算等內容,也是國家發改委出臺的 9 號文電改配套文件之一 [1] 。當前,中國已經先后成立了北京和廣州兩大國家級交易機構,負責組織跨區跨省的市場化電力中長期交易;貴州、天津等各?。ㄗ灾螀^、直轄市)交易機構也紛紛成立,分別負責相應區域內的電力市場交易平臺的建設、運營和管理,開展電能交易、電力直接交易、合同轉讓交易、容量交易等服務。

2019 年全國各電力交易中心累計完成各類交易電量 2.83 萬億 kW·h,其中,中長期電力直接交易電量 2.18 萬億 kW·h,占全社會用電量比重30.1%。預計 2020 年及以后,電力交易規模將進一步增長 [2] 。因起步較晚,中國電力市場框架尚處在實踐探索過程中,存在區域內交易與區域間交易、中長期交易與現貨交易、市場電量與計劃電量等未有效銜接,市場化的信用體系不健全,交易機構與調度機構的職能范圍沒有明確規范等問題,需充分借鑒成熟電力市場交易機制設計和運行管理經驗,并結合中國發電、輸電、配電等各環節特點,頂層設計符合中國國情并具有中國特色的電力交易機制 [3-4] 。

巴西作為金磚國家之一,自然資源、勞動力資源等較為豐富,從國土面積、經濟體量、經濟發展階段及社會文化發展背景上看,與中國有著高度的相似性。巴西電力體制改革起步早于中國,其市場化道路經歷了多年的探索,電力市場機制既綜合考慮了市場化的競爭要求,又能適應當地水電及其他可再生能源占比較高等的特點。

在中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比不斷提升的背景下,研究和總結巴西電力市場機制的主要措施及積極經驗,對于國內開展電力交易市場化改革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

基于此,本文在介紹巴西電力工業的發展歷程的基礎上,研究巴西電力市場交易機制涉及的監管方、參與方、交易市場類別、運行機制及配套措施等內容,分析巴西電力交易機制的特點,比較巴西電力市場交易機制與中國現行電力市場異同點,探討巴西電力交易機制在中國應用的適應性,最后提出對中國當前電力市場建設的相關啟示和建議。

1 巴西電力發展基本情況

1.1 巴西電力基本情況

巴西國土面積居世界第五,為南美洲最大的國家,2019 年總人口 2.1 億,國內生產總值 7.3 萬億雷亞爾(約 1.8 萬億美元)。受自然條件發展影響,巴西經濟重心在東南部,包括圣保羅、里約和米納斯等,但北部和東北部地區水力資源相對豐富,轉化的電能通過長距離輸電對東南三州的經濟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 [5] 。巴西電能結構以可再生能源為主,截至 2018 年底,巴西全國發電量達到5 880.5億kW·h,其中水力發電3 876.9億kW·h,占全國總發電量的 65.94%; 火力發電量占 比13.65%;核能發電量占比 2.66%;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包括風電、太陽能、生物質能發電,發電量占比 17.77% [6] 。

1.2 巴西電力發展階段

電力作為國民基礎性產業,必定伴隨著國家經濟發展而發展,巴西電力發展大體經歷了4個階段。

第一階段:以外資為主的萌發階段。

20 世紀40 年代之前,巴西電力工業主要由外資企業投資建設,各地政府與電力企業簽訂合同,共同開展電力服務管理,國家層面的監管政策尚未出臺,到 50 年代末,外資掌握著約 82% 的巴西電力工業。

第二階段:國有化大發展階段。

60 年代開始,巴西民族運動興起,國有資本逐步在電力行業占據主導地位。這一時期,巴西基礎工業如鋼鐵、汽車、造船、冶煉等處于大規模發展時期,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對電力的需求劇增。為滿足社會用電需求,巴西政府于 1962 年成立巴西電力總公司,負責制定全國電力發展計劃,并鼓勵民間資本投入電力工業,規定聯邦政府股份不得低于 51%,電力工業得到迅猛發展。據統計,1962年巴西全國裝機容量僅 572.9 萬 kW,1986 年達到4 300 萬 kW,年復合增長率高達 8.8% [7] 。

第三階段:私有化改革階段。

90 年代左右,受世界范圍內資本主義自由化浪潮影響,為減少政府負債、提振宏觀經濟,電力行業開始私有化改革進程。巴西政府以配電公司、發電公司私有化為先導,取消了全國統一定價和交叉補貼,成立獨立電力調度機構(Independent System Operator,ISO)負責整個電網供電調度,建立了躉售電力市場 MAE(Mercado Atacadista de Energia, MAE)負責電力交易批發市場監管,并制定了一系列配套規則,基本完成市場化改革框架。

第四階段:發展新模式階段。

2003 年起,為解決前一階段改革引起的電力投資不足、協調機制不暢等問題,促進電力行業規范、有序、快速發展,電力行業在私有化改革基礎上進行了調整,統一了電力行業規劃,規范了交易方式,完善了補償、儲能及擔保等相關風險管控機制。截至 2017 年底,巴西電力市場改革已基本完成,電力系統分為發、輸、配、售 4 個部分,配、售尚未完全分開。其中,為提升電能生產供應效率、激發社會資本投入,在發電、售電環節引入市場競爭,建立覆蓋居民、工商業用戶的政府定價指導下的管制交易市場,保障巴西的電力普遍服務。輸配環節因其自然壟斷屬性,繼續實行政府監管,輸電環節采用核定年度許可收入的收入上限制監管模式,配電環節采用核定電價為主的價格上限制監管模式。

由于監管政策透明,投資者對電力行業的發展預期較為穩定,巴西電力基礎設施發展迅速。在輸電環節,全國聯網系統(Sistema InterligadoNacional,SIN)連接了主要發電站和大部分用電地區,主要集中在東南部、南部和東北部城市,涵蓋的電壓等級包括 230 kV、345 kV、440 kV、550 kV(500 kV)、600 kV(直流)、750 kV,以及正在建設的±800 kV,輸電比例達到全部發電量的 90% 以上,750 kV 以上的超高壓輸電線路主要連接伊泰普水電站、美麗山水電站以及馬代拉河上游大型水電站與重點用電區域東南部。剩下的獨立電網(尚未接入主網)主要分布在亞馬遜地區。在配電環節,電壓等級一般在 69~138kV,大部 分由私營企業運營 。 巴 西電力分銷商協會(Abradee)統計顯示,私營配電企業約占市場份額 60%,國有僅占 40%。電力用戶結構中,工業、居民以及商業用戶數量分別占比 41%、26%、18%。

對比來看,中國電力工業發展也是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過程,從早期的中國缺電狀態到現在供過于求的基本形勢,電源端發展極為迅速,從水電到煤電,后來到中國技術位于世界前列的核電。與巴西國家私有化浪潮不同的是,在電力市場化發展方面,中國電力工業一直是以國有經濟為主,總體上進行了兩輪市場化改革,第一輪市場化改革主要是以“廠網分離”為核心,發電端與輸電端進行分離,形成了“五大發電、兩大電網”基本格局。2015 年以來,進行了新一輪的市場化改革,放開了用戶端,成立售電公司,大用戶有了用電選擇權,輸配售開始探索分離運營的模式,電力市場建設加速,各參與方市場化行為特征更加明顯 [8] 。但是與美國、英國、巴西相比,中國電力市場建設任重道遠,電力市場交易機制頂層設計尚在完善過程中,需要吸收各國經驗,才能發揮中國電力市場建設的后發優勢。

2 巴西電力交易市場機制

巴西電力交易市場也是在電力蓬勃發展過程逐漸形成的,此后在實踐中逐漸磨合并走向成熟,市場交易過程中既考慮到國民經濟發展現狀,也兼顧到了電源布局特點。本文分別從監管方、參與方、交易市場類別、交易配套機制、交易結算清算方式等方面全方位介紹分析巴西電力市場交易機制運行現狀,并總結其特點。

2.1 主要監管和參與方

巴西電力市場具有監管職能的部門比較多,但各自的職能不同。其中,國家能源政策委員會(Conselho Nacional de Política Energética, CNPE)、礦產能源部Ministério de Minase Energia, MME)主要負責制定電力能源發展相關政策制定;能源產業監管委員會(Comitê de Monitoramento do SetorElétrico, CMSE)主要負責電力系統的檢查和評估;能源規劃公司(Empresa de Pesquisa Energética,EPE)負責全國電力行業發展及建設規劃;巴西電監局(Agência Nacional de Energia Elétrica,ANEEL)、巴西全國電力調度中心(OperadorNacional do Sistema Elétrico, ONS)、電力交易中心(Camara de Comercializa??o de Energia Elétrica,CCEE)分別負責電力行業監管、全網集中調度管理以及全國電力交易管理。電力交易市場主要參與方包括發電、輸電、配電、交易公司等 [9] 。各方職能劃分如表 1 所示。

為確保電力系統運行的整體性,巴西電力市場實行集中調度與自由交易的并行方式 [10] 。其中,ONS 負責全網集中調度,確保電力系統平衡;CCEE 負責電力自由交易,維持電力市場供需平衡。在交易結算和清算階段,ONS 與 CCEE對合同量和實際發生量的差別進行調整。

巴西 CCEE 成立于 2004 年,是巴西電力市場的主要管理機構,負責統計電力供需、交割電力買賣合同 、 組 織 電 力 公 開 競 價 等 , 確 保 通 過SIN 實現電力買賣交易 [11] 。CCEE 負責協調的運營機構,根據所處電力環節可分為發電類、中間商類和用電類。發電類機構主要包括公共事業發電商(由行業或其他機構授予發電特許權,以提供公共服務為目的)、獨立發電商(擁有特許經營權或特別授權,自擔風險條件下進行電力生產與銷售)、自備發電商(擁有特許經營權或特別授權,自發自用)。中間商類機構主要包括電力進出口交易商、電力(國內)交易商。用電類機構根據市場參與方式可以分為 3 種,包括自由電力用戶、特殊電力用戶和在監管條件下為終端用戶提供供電設施及服務的配電商。其中,自由電力用戶是指用電負荷超過 3 000 kW,電壓需求達到69 kV, 且 在 1995 年 7 月 以 前 接 入 電 網 , 或1995 年 7 月以后接入電網且用電負荷超過 3 000 kW、電壓需求達 2.3 kV,且直接參與自由市場交易的電力用戶。特殊電力用戶是指負荷不低于 500 kW,電壓需求達到 2.3 kV,且參與自由市場交易的電力用戶。

中國新一輪電力市場化改革以來,售電公司相繼成立,逐漸放開用戶選擇權后,大工業用戶得以和發電商進行交易,發電企業直接參與市場競爭,大用戶用電價格有所下降。但要看到的是,當前中國電力市場參與方有發電商、售電公司、用戶等,市場交易覆蓋率、交易價格形成、參與方行為等都帶有傳統意義上的壟斷性質特征,對比巴西電力市場的監管方、參與方等典型的市場性特征,中國電力市場監管、運行還具有較為明顯的計劃特色,交易模式還沒有真正過渡到市場下的方式,中長期交易、現貨市場等尚未有效對接,調度與市場運行還未能協同,從監管、運行等角度來說中國電力市場還未能形成“雛形”。

2.2 電力交易市場主要類別和交易機制

為兼顧電力普遍供應及合理化電價水平,促進電力行業投資和發展,巴西政府將電力買賣市場分為管制交易市場(Ambiente de Contrata??oRegulada, ACR)、自由交易市場(Ambiente deContrata??o Livre, ACL)和短期交易市場。其中,管制交易市場是主要組成部分,主要是確保絕大部分電力用戶特別是議價能力較低的中小企業和普通居民的用電需求得到滿足,市場交易多為長期合約,確保發電及用電雙方中長期供需的穩定,這部分用戶數量較多,用電量也較大,市場份額約 70%。自由交易市場是重要組成部分,主要是通過市場競爭促使電力服務商在確保電能質量的前提下降低成本,提升運營和服務效率,并促進發電領域投資,主要以大企業用戶為主,市場份額 25%~30%。短期交易市場作為前兩個市場補充,以現貨合約為主,旨在保障電力供需平衡,市場份額約 5%。各參與方如圖 1 所示。

(1)管制交易市場(ACR)。ACR 旨在規避交易成本以及信息不對稱等問題,保障中小型企業、普通居民能夠獲得公允的長期的穩定價格,具有保底和普遍服務的功能,通過簽訂長期用電合同,促進電源項目投資和建設發展。該市場參與者主要是配電企業和發電企業。其中,配電企業代表絕大部分的普通居民用戶,和發電企業通過公開競標的拍賣程序進行電力買賣,簽訂期限為 20~30 年的長期購電協議,各參與方競爭條件平等,價格及期限均受到政府嚴格管制。每個年度,配電企業必須向 MME 報告其市場電量需求,MME 以此為參考,批準配套的發電項目。

MME 與 ANEEL 每年組織電力交易拍賣會,CCEE具體負責,獲得特許經營權、許可權的公司和其他獲授權的發電或電力進口企業,均可以作為售電企業參加拍賣會 [12] 。拍賣會上,中標企業一般是報出相對封頂電力價格打折最高的發電商,結算價格以申報價格為準,結算電量按照需求總量從低價電量向高價電量依次累計??紤]到發電項目投運前后需要不同的電價水平,已投產能源和新投產能源項目(拍賣時尚未取得特許權、許可證或其他許可)的拍賣分開進行,新投產能源項目參加拍賣后,必須執行特許權經營合同 15 年以上,才能轉為已投產能源項目。當前,巴西政府要求對新建的水電及火電項目均采取競標方式,出售給管制交易市場電量的比例不低于 70%,超出最低比例的部分由發電商自主決定參與管制交易市場拍賣或去自由交易市場簽約。

(2)自由交易市場(ACL)。ACL 旨在徹底放開大企業用戶用電選擇權,賦予發電商發電計劃選擇權,合同期限以中期為主,通過管制交易市場、短期交易市場的配合,ACL 具有最大的市場流動性,交易價格體現了電力供需基本特征。

該市場參與者主要包括用電客戶、發電商、電力(國內)交易商、電力進出口企業等。用電客戶、電力交易商、電力進出口企業通過自主協商的方式與發電商簽訂雙邊購電協議,交易雙方對電力購買價格、數量及期限開展自由協商,其中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購買合同可享受政府補貼。

參與 ACL 的電力用戶根據用電負荷及電壓等級標準,分為特殊電力用戶、自由電力用戶兩類,特殊電力用戶只能購買常規能源發電電量,自由電力用戶可以購買常規能源發電電量和新能源發電電量 [13] 。ACL 中的電力用戶需簽訂電網系統接入和使用合同,才可接入輸電網和配電網,需繳納各類電網系統稅(綜合返還儲備金、能源發展金、國家電力監管局監管費及儲備電能稅等),一般通過電網服務費(配電網系統使用費和輸電系統使用費)收取 [14] 。

為提高市場流動性,巴西政府允許 ACL 中用電客戶將未能使用的剩余電力進行轉讓。在轉讓過程中,原合同相關方的責任和義務將維持不變,基本條件和售電方承擔風險范圍都保持不變,成交電量和期限都不能超過原合同,且需取得新購電方(相對于原合同)的同意。通過該措施,降低了自由電力用戶因合同電量的剩余帶來的財務損失,提高了自由交易市場的流動性,激發了市場活力。

(3)短期交易市場。短期交易市場(現貨市場)旨在配合管制交易市場、自由交易市場,用于實際電力交易執行與合同規定產生差異時,彌補供需缺口,保障電力供需系統瞬時平衡,彌補合同雙方的經濟損失。該市場由 CCEE 組織開展,參與者包括管制交易和自由交易市場參與者,主要是平衡供給與需求的差額,即發電合同與購電合同、用電合同和售電合同的差額。交易價格按照 ONS 調度順序決定,最低價基于巴西最大的水電站 — 伊泰普水電站上年度的運行成本和巴西雷亞爾與美元匯率的幾何平均值來計算,并按年度調整。

綜上所述,3 類電力交易市場分別具有不同的定位,ACR 主要用于滿足普通居民以及中小企業的用電需求,以簽訂中長期合同為主,價格和期限均受到政府的管制;ACL 主要滿足工業用戶,需要的電壓等級也較高,合同由大用戶與發電商進行協商,價格也比較自由;短期交易市場(現貨市場)主要用于滿足電力系統平衡的需要,價格通常由 ONS 確定。從這些方面來看,結合其他發達國家電力市場的分類,分層分類的方式是當前電力市場建設和運營的主流思想,中國電力市場建設現在也正往這個方向邁進,未來需要對各類市場如中長期交易、現貨市場、大用戶等做更加明顯的區分,特別是將普通居民也納入市場中來,構建多層次分類市場,滿足不同類別用戶以及電力系統平衡性的需求。

2.3 主要配套機制

巴西政府以可靠性供電與合理化電價為目標開展電力交易機制建設,為保障電力交易市場高效運轉,保證合同履行雙方的積極性,維持電力系統的平衡,還設計了相應的配套機制。

(1)通過設計“保證輸出功率”機制,保障發電站與用戶的交易穩定。

為了實現系統運行與市場行為的分離,達到集中調度與競爭性售電相互平衡的目標,ONS 會確定每個發電站的“保證輸出功率”,即發電站簽訂的售電合同中約定的上限值。當發電站輸出功率在“保證輸出功率”以內時,ONS 不會對其進行干預,發電站可以進行自由交易,按照合同滿足用戶用電需求。因“保證輸出功率”機制的存在,發電站可在“保證輸出功率”以內自由售電,并按照技術準則計算電量,對于“保證輸出功率”規定范圍內的電量和實際合同電量間的差別,可通過 CCEE 來最后結算??傊?,“保證輸出功率”機制奠定了發電站自由交易的基礎,為電力規劃和實際電力交易建立了聯系。

(2)通過引入儲能支撐能力概念,充分保障電力合同能夠順利執行。

巴西政府規定,參與市場的持有特許經營權、許可證或其他獲授權的發電企業、電力進口企業或電力交易企業,必須要有相應的儲能能力作為支撐,來更好滿足用戶的電力需求,以確保電力交易合同順利執行。對于售電企業(指電力進口企業或電力交易企業),簽訂完電力合同,如果沒有對應的儲能作為支撐,則必須簽訂其他電力采購合同,以保障該合同順利執行。對于新發電企業,若在已簽訂售電合同規定的日期前,還沒有達到商業投產條件,發電輸出功率不足,如果沒有對應的儲能作為支撐,則該發電企業不僅要支付工程延期的罰金,還必須從其他發電站簽訂購電合同,強制履行合同規定的供電義務。

(3)通過建立電量再分配機制,優化集中調配水力資源以保障發電出力。

巴西以水力發電為主,但水力除發電外,還肩負著灌溉、防洪等重要作用。為實現水力資源的最優調配,所有由ONS 統一調度和規劃的大、中型水電站都必須執行電量再分配機制,其他小型水電站可自由選擇是否加入。在該機制下,若所有水電站發電總量低于或高于原定“保證輸出功率”之和,那么每座電廠都需按各自“保證輸出功率”的一定比例調高或調低輸出功率 。同時 , 在該機制 下 ,ONS 還可將部分水電站出力高于“保證輸出功率”時的發電量“轉移”給發電量較少的水電站,有效緩解因水文情況變化導致發電站出力與收益不穩定的風險。因此,在電量再分配機制的作用下,各水電站無法直接控制實際發電量,水電企業的收入取決于該電站的“保證輸出功率”和水電系統的整體發電量。

(4)通過建立盈虧補償機制,減少管制交易

市場下合同電量與實際值的差異波動風險。在管制交易市場中,配電公司對所轄特許經營區域的用電負荷進行 5 年期預測,預測誤差可能會導致合同電力與實際負荷之間產生巨大差異,從而導致采購的電量過量或不足,配電公司面臨罰款。

在采購不足情況下,配電公司可通過 CCEE組織的短期交易市場,以差額結算的價格進行缺口電力的采購,可將采購成本轉移到終端用戶,但用戶的價格不能超過差額結算價格和新投產能源參考價格的最低值,同時配電公司還要接受罰金。

在采購過量的情況下,若采購的電量不超過實際負荷的 105%,則配電公司的采購成本可以全部轉移到終端用戶,對于過量采購的電力,配電公司可通過短期交易市場進行結算,以基本彌補超量采購產生的多余成本為限。若采購的多余電量超過實際負荷 10%,則多余的采購成本不能轉移到終端用戶的電價中,但多余的電量可以在短期交易市場中進行出售。

綜上所述,4 個配套機制充分反映了巴西電力市場交易機制設計過程,充分考慮了該國電源結構以水電為主的特征,更加關注電力系統穩定性和可靠性。為保障供電的穩定性,設計了“保證輸出功率”、儲能能力要求以及電量再分配等機制,也決定了巴西 ONS 的核心地位。與此不同的是,中國電源結構以火電為主,火電裝機占比50% 以上,按照目前發展速度,“十四五”末火電占比仍然不會低于 50%,電源的穩定性明顯高于巴西,因此中國未來電力市場交易中調度中心的功能定位需要深入研究。盈虧補償機制的設計,更好地促進了配電公司履行合同義務,而對比巴西,中國電力負荷則更加復雜,預測難度更大,未來實際交易過程中實際與合同約定之間的差異可能更明顯,補償機制對中國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鑒意義。

2.4 市場的結算與清算方式

巴西 CCEE 管理所有的電力交易合同,同時將中長期交易合同和短期市場相互關聯起來,將所測得的電量(包括發電與用電側)與各公司購電合同和售電合同相比較,差額部分需要通過短期交易市場進行平衡與結算。在管制及自由交易市場,清算和結算由買賣雙方直接處理,不需要經過政府和 CCEE。CCEE 的職能只限于交易合同注冊和短期交易市場的電力差額的核算與結算。在短期交易市場中,交易清算和結算方式是多邊的,即沒有明確的交易對手,在每個結算周期末尾,CCEE 將會進行清算,確定各電力公司相對于短期交易市場是債權人還是債務人。若某公司不能及時還清(短期交易市場清算)債務,就會減少所有債權公司獲得的結算費用。為防范違約行為,巴西政府實施了多種措施,從要求各成員單位預繳保證金,到探索引入金融機構擔保等方式,有效提高短期交易市場對清算結算的保障能力。

巴西電力市場交易結算、清算由機構統一負責的很少,只有短期交易市場由 CCEE 負責處理。對于 ACR、ACL,清算、結算均由買賣雙方自行處理。對于中國,截至目前,居民用電基本上還是由電網企業負責,尚未實行代理購銷模式,在改革辦法中也規定,電網企業將負責普通居民的保底供電服務,大用戶與發電商市場化交易基本上也是由電網企業或交易中心進行結算。

未來隨著中國電力市場化程度進一步提高,巴西模式可能值得借鑒,特別是大用戶與發電商自由交易的結算、清算完全可以由參與方自主負責,對于居民用電、現貨市場交易的結算、清算可分別由電網企業、交易中心負責,有效降低交易成本、信息不對稱程度,有利于提高供電效率和質量。

2.5 巴西電力交易機制主要特征

通過對巴西電力市場交易的監管方、參與方、清算結算方式以及配套機制的分析,發現相對于美國、俄羅斯、英國的電力市場交易機制,巴西電力市場交易機制雖然與其他國家存在共性,如保障系統平衡性、大用戶自由協商、現貨市場補齊供需差額等,但也與自己國家電源結構、負荷特征分不開,巴西電源中水電占比較高,所以電力市場建設特別重視保障發電輸出功率的穩定和電力系統的平衡,交易機制具有自身特色 [15] 。

(1)在電力市場改革過程中,始終堅持可靠性供電與合理化電價兩個目標的平衡。在可靠性供電方面,巴西政府堅持政府主導電力行業規劃,設立國有獨立 EPE 負責全國發電、輸電及主要配電規劃。堅持全國統一集中調度,由ONS負責全國聯網系統的集中調度。建立以長期合同為主的管制交易市場和自由交易市場,穩定行業發展預期。加強對售電量預測準確性的考核,從而引導電源供給服從電力消費需求。在合理化電價水平方面,巴西政府鼓勵市場積極參與售電等競爭性的電力服務。建立 CCEE 確保 SIN 上的電力市場交易順 利開展與及時結算 , 同時對于CCEE 與 ONS 的分工與職責,以法律法規的形式予以明確。最后,電力系統的成本能夠通過季節性的電價調整機制疏導 [16] ,使得終端銷售電價能夠及時、真實反映電力系統運行成本,能夠為電力行業發展提供必要的資金來源。

(2)建立適合國情的電力調度及運行激勵補償機制。巴西電源以水電及其他非水可再生能源為主,二者發電量占 2018 年全年總額的 83.71%。

與火電裝機容量直接決定負荷能力不同,水電及其他非水可再生能源發電量需要考慮來水和非水可再生能源的情況,易受自然條件影響產生波動。研究發現巴西水電與風電的發電峰谷具有良好的互補性,基于水文、風力等長期規律的變化考慮,巴西政府制定了適合當地特點的電力調度及運行激勵補償機制,如強制引入儲能則確保了電力供應的穩定性,電量再分配、盈余補償及剩余電量轉讓等機制確保了運營商收益穩定性和可預測性,平滑了氣候變化等不可抗力帶來的經營波動,同時也降低了長期經營風險 [17-18] ,有效激勵電力投資者。

3 對中國電力交易機制建立的啟示

中國和巴西同屬于發展中的大國,與巴西相比,中國電力交易機制建立時間較短,具有以公有制為主體、發電計劃性較強、交易品種不豐富、配套金融機制尚在不斷探索完善等特點,從2016 年全國首家股份制電力交易機構 — 廣州電力交易中心成立起,電力交易機構正在不斷向著相對獨立、運轉規范方式轉變。巴西電力市場交易機制建設和成功運行可以在以下方面為中國建立競爭性、市場化的機制提供經驗借鑒。

(1)通過建立分類互補的電力市場,滿足不同用戶用電和電源發展需要。巴西在嚴格監管輸電成本的前提下,分別建立管制交易市場、自由交易市場以及短期交易市場,分別滿足中小企業和居民用戶、大企業用戶以及補償性功能等需要,前 2 個市場又以中長期合同為主,發電商獲得穩定的現金流,能夠按需投資建設發電設施,按照簽訂好的合同執行發電計劃。2015 年以來,中國出臺多項放開發用電計劃政策,煤電市場化程 度 大 比 例 上 升 , 大 用 戶 選 擇 權 從 “ 從 無到有”,下一步的重點是如何將其他用戶以及發電計劃真正做到有序放開,讓市場中用戶的需求引導發電投資方向和發電計劃,提高匹配程度,解決當前中國電力過剩問題。

(2)通過中長期合同機制滿足居民以及中小企業普遍服務用電需求。電力設施是國計民生的發展建設的基礎,是天然具有公益性的自然壟斷行業。巴西電力市場中,通過簽訂中長期合同(20~30 年)機制,確保中小企業、普通居民能夠獲得公允、穩定的電力價格,解決了電力普遍服務持續性問題。中國電力市場建設過程中,價格的交叉補貼是比較大的阻礙。長期以來中國居民用戶價格水平偏低,當前已明顯低于德國、意大利、美國、英國、日本等主要發達國家,嚴重偏離發電成本。在中國電力市場未來建設過程中,如何通過市場化的方式保障居民、中小企業等用戶的用電需求非常重要,公允價格或者更加精細化的價格套餐可能是未來的必然選擇,逐步減少交叉補貼需求 [19] ,尊重市場供需規律。

(3)通過約定功率、發展儲能以及電量分配等機制解決市場化發電計劃與系統平衡難題。電力市場化后供需變化的隨機性與電力系統的平衡性約束是世界電力市場建設過程中的難題,巴西電源結構以水電為主,豐盈枯缺特征更加明顯,在電力市場交易過程中通過合同約定保證發電穩定的輸出功率,通過要求發電商、購電商等必須擁有儲能用來更好履行合同,通過發電功率的選擇性調節來平抑水文變化對發電功率的影響,有效解決合同與實際的差異對系統平衡造成的壓力。在中國建設電力市場過程中,要充分認識到系統平衡是所有市場參與者的社會責任和義務,必須給予一定程度的干預,才能夠保證市場化條件下電力供應的高可靠性。

(4)通過激勵、盈虧補償等機制保障參與方收益來提高市場活力。當通過一定程度的調度干預來保障電力供需的平衡時,必然會導致合同規定收益與實際取得收益之間產生差異,尤其是為了維持系統平衡要求市場參與方必須履行一定義務時,可能導致虧損,巴西電力市場通過成本向終端用戶轉移等機制保證收益實現,提高參與方交易積極性。當前中國電力市場建設仍處于起步階段,比較關注的是電力系統的物理平衡,未來隨著電力市場真正運行起來,如何保障參與方收益提高其參與積極性,是保證市場活力的前提,電力現貨市場、期貨市場的建設是必不可少的一環,通過這類短期市場能夠解決實際與合同的差異,補償交易方損失。

關鍵字:電力市場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5913183.live

相關報道

他们代购怎么赚钱的 网上棋牌下载地址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 高鸿股份股票 卖程序麻将机构成什么罪 30选5最近一期开奖 手机炒股和电脑炒股的区别 国外lead项目论坛 所有医药股票一览表 微信打字赚钱平台30元 恒瑞医药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