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瀏覽中國儲能網
您的位置: 首頁  > 電力現貨市場  返回

容量市場,慎重!

作者:郎木晨煙 來源:電力市場那些事兒 發布時間:2020-06-11 瀏覽:
分享到:

隨著八個試點規則出臺、完善并相繼進入試運行階段,大家對現貨市場的認識也逐漸深入。比如,基于邊際成本報價可以實現社會福利最大化,卻導致電廠無法回收固定成本,于是很多專家學者提出了引入容量市場的觀點。筆者認為,容量市場看起來美好,實施一定要慎重,原因如下:

1. 容量市場不是獨立的市場,而是對能量市場的有效補充,幫助市場主體回收在能量和輔助服務市場不能完全回收的成本?,F在的現貨市場還不成熟的時候,引入容量市場為時過早。

首先,根據2015年11月發布《關于推進電力市場建設的實施意見》,電力市場的建設原則是”中長期交易為主、現貨市場為補充“?,F在這兩個市場建設、銜接面臨挑戰,除了表面的電力曲線分解、匹配問題之外,還有深層次的:如何將一個基于長期平均成本競爭的市場與一個基于短期邊際成本競爭的市場,通過市場主體的自主選擇,建立起套利關系,以實現兩個市場的均衡[1]。對電力市場建設來說,這是個根本問題。答案將直接影響市場模式的選擇,需不需要容量市場;答案也將會影響到電廠等資源在能量市場的收益情況,而這是設計容量市場的基本前提。

其次,輔助服務市場方面,目前各試點均存在交易品種不全、規則不完善的問題,而且價格傳導機制不健全,還是沿用”誰承擔、誰收益“的零和博弈方式,電廠在輔助服務市場的收益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

2. 監管能力不夠。容量市場不是完全的競爭性市場,兼具計劃制定和市場競爭兩方面的特征,計劃因素突出體現在容量需求曲線上,以PJM的可靠性定價模型RPM機制為例:

上圖為出清示意圖,折線ABC即為容量需求曲線——變動資源需求VRR。VRR不是市場競爭形成的,而是由PJM通過行政手段制定的,VRR在價格、容量兩方面的變動將會給電廠收益、用戶成本帶來影響。因此,PJM需要將曲線上報監管機構FERC批準,這對監管者的能力提出了很大的要求和挑戰,需要對多重市場運行狀況、資源主體成本構成、經濟社會發展規律、負荷電源變動趨勢做到準確把握、縝密分析、精準預判,同時還要善于聽取各方觀點、兼顧各方利益、協調各方矛盾。一言以蔽之,要有足夠的、真正的權威,這是非常不容易的。

舉個例子,美國聯邦能源監管委員會(FERC)在2019年12月19日要求PJM修改最低報價規則(Minimum Offer Price Rule,MOPR),以解決發電資源的州補貼問題。此舉被認為是阻礙州清潔能源發展,引發可再生能源行業強烈譴責。FERC堅持認為:MOPR不會對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產生不利的影響,可再生能源已經足夠成熟,完全可以在沒有補貼的情況下參與競爭。馬里蘭州、伊利諾斯州和新澤西州在今年4月份表示,不認可FERC的說法,并且考慮退出PJM的容量市場,代之以固定資源需求FRR。久經考驗、老謀深算的FERC尚且如此狼狽,初出茅廬的監管者可想而知了。

幾乎同時,FERC批準PJM修改VRR曲線的指令也引發各方爭議,包括在FERC內部[2]。

3. 國外容量市場存在爭議。

容量市場只是容量支持機制的一種,還包括容量補償機制、稀缺電價機制等。從國外來看,實施容量市場的國家、地區并不多,只有PJM、ISO-NE、NJISO、英國、法國、西澳大利亞州等。

北歐等國采用的戰略備用機制能夠解決供電可靠性問題,但不能給投資起到引導作用,不屬于容量支持機制。

美國的德州、加州都曾經考慮過容量市場,最終都沒有實施。

2010年以后,由于可再生能源并網增加,導致批發市場價格走低,資源充足性面臨挑戰,德州曾考慮引入容量市場,但最終未獲德州公用事業委員會(PUC)批準[3],PUC決定以提高批發市場競價上限的方式吸引新容量投資,保持ERCOT市場單一電能市場的原狀不變,不引入容量市場。

2018年11月19日,美國聯邦能源監管委員會FERC拒絕了獨立發電商“為CAISO(加州)建立強制性容量市場”的提議。發電商認為強制性容量市場可以保證在沒有遠期容量市場的情況下獲得投資回報,但FERC認為加州電力資源已足夠可靠,不會發生嚴重的供電可靠性問題,因此無需建立強制性容量市場。

剛才提到PJM的容量市場遭遇成員退出的棘手問題,英國的容量市場碰到了更為嚴重的問題。2018年11月19日(沒寫錯,和上面的就是同一天),清潔能源發電商Tempus Energy公司質疑英國容量市場偏向發電機組、歧視需求側響應資源,歐洲法院對此表示支持,并裁定暫停英國容量市場拍賣計劃,英國的容量市場暫?!,F在英國脫歐了,不知道容量市場恢復沒?

盡管國際能源署IEA對PJM的容量市場大加贊賞,認為RPM機制:提倡利用市場力量激勵容量投資的先行案例;成功的在非常大的區域實現了資源充裕性的根本目標;對其結構的研究可為了解其他容量機制提供借鑒。但是美國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和塞拉俱樂部對PJM市場研究的報告顯示,PJM高估了其十多年來的容量需求,并向發電商支付了兩倍以上的費用,導致用戶每年的損失高達44億美元。過剩容量壓低了電力現貨價格和電網輔助服務價格,從而減弱了價格信號。報告稱該問題短期內無法得到解決。

同時,美國公共電力協會(APPA)發布報告,強調了對內部強制性容量市場進行改革的必要性。APPA主張進行兩項基本改革:一是競爭性容量采購不包括在任何買方緩解措施中,例如最低報價規則(MOPR);二是向自愿剩余容量市場過渡。

上文中,有關國外容量市場的最新進展情況來自公眾號電力市場研究。

建議:在我國電力市場剛起步,交易機制、監管機制、信息披露機制等等均不完善的時候,建議采用相對簡單實用的容量補償機制。由政府部門制定容量補償標準,并設計好價格傳導機制,做好宣傳引導工作,避免出現目前輔助服務費用分攤的問題。

[1]. 馮永晟,探尋電力市場建設的根源性問題;

[2]. 2018年,PJM對VRR曲線做出調整。新曲線以燃氣機組作為參考機組。FERC內部反對者和公共利益實體認為,基于價格和發展速度考慮,應該選擇聯合循環機組作為參考機組。PJM解釋稱,聯合循環機組的成本估算比燃氣機組的估算更加復雜、困難,錯估風險將威脅可靠性指標,FERC對此觀點表示認同。FERC內反對者不接受PJM的解釋,認為此舉將鼓勵發電機組在容量市場獲利,破壞容量市場與電能量市場和輔助服務市場的耦合關系。

[3]. 德州的批發市場不受FERC監管,而是和零售市場一樣受德州PUC監管。

關鍵字:容量市場

中國儲能網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為“中國儲能網:xxx(署名)”,除與中國儲能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者單位如需轉載需注明來源(中國儲能網)。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儲能網)”的作品,均轉載與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儲能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以及引用的圖片(或配圖)內容僅供參考,如有涉及版權問題,可聯系我們直接刪除處理。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版權問題與本網無關,想了解更多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5913183.live

相關報道

他们代购怎么赚钱的 牛米网 星悦福州麻将 手机兼职网赚 网赚好项目 牛壹佰配资 吉祥棋牌手机榆树麻将版安装 nba中国球员 东北1元麻将算法图 捕鱼赌钱送彩金 兜趣江西麻将安卓版